成都新闻网 > 资讯 >

与佛罗里达一样, 中国成都是老年宜居之地

时间:2019-05-22 22:16

来源:未知作者:点击:

  与佛罗里达一样, 中国成都是老年宜居之地

  [友谊对老年生活是非常重要的。我现在在做的一个项目,就是调查人一生的友谊。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深刻的话题。在中国,家庭一直都很重要,但150年来,家庭又遭到非常大的冲击。几十个人的家庭现在被缩小成小小的核心家庭,那么空出来的那部分社交空间,肯定要转化到友情上去了。]

  第一财经:你在书里写到了许多商业机构提供养老服务的案例,尤其是在美国。从你的描绘看,那些有钱的老人能在养老院里活得非常开心。不过,在中国,传统观念对“养老院”或是老人离家养老还存在一些排斥。

  菲什曼:书中写到的这些佛罗里达州的富有老人选择去养老社区,不是因为他们必须去,而是他们选择去。这一类疗养院的服务其实分了几个层级,针对健康程度不同的老人。一种是,你还可以划船、打牌,你可以在那里找到很多玩伴;第二种是,你可以划船和打牌,但是需要有人帮助你了;再下一阶段,当一个人已经无法打牌,他们也许就到了人生最后阶段,需要很多照顾。这些老人不想成为儿孙的负担,希望孩子把更多精力放在工作和照料下一代身上。这时候,商业的力量就可以起作用,可以替换更有能力的家人,让他们继续工作。

  不过,对经济条件不那么好的人,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故事了。在美国,你可以看到很多移民社工,他们可以照顾老人。在更为贫穷的社区,老人在家养老,这对家庭来说形成了一种双向负担,既需要钱,也需要时间、精力。

  第一财经:和《当世界又老又穷》差不多同时出版的,还有一本描绘日本老人生活状况的《老后破产》。仅看书名,这两本书似乎都在提示我们,衰老总和贫穷相伴随,而且老来贫困又是一件特别可怕的事情。

  菲什曼:在美国建立社保制度之前,老年人是最贫困的一部分。建立了社保系统以后,老人的经济状况改善了,但是年轻人变穷了。

  第一财经:文化背景对一个地方的养老模式也有很大影响。你在书中写到,在美国老年人的生活中,商业力量介入更多。日本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。从你的观察来看,同为发达国家的美国、日本,他们在养老模式上有什么不一样?

  菲什曼:日本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,找不到低价劳动力。我到日本养老院的时候,受到一个不小的文化冲击:日本老人都是日本工人在照顾。照顾老人的人有各个年龄段的,总体来说,这是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。日本人对护工的保护也很到位,甚至细致到规定负责洗澡工作的护工应该享有什么权、负责白天工作的护工晚上就不能再工作、照顾老人的人不能被叫去照顾其他家庭成员,等等。如果在中国,可能一个家庭就要这个工人来做所有的事了。

  我感到,日本人确实不太放心外国工人,所以不愿放开移民。还有一个原因,我想可能是人们总是习惯于“剥削”身边最亲近的人。可能日本人会觉得,让一个外国人整天为他们工作,是一件令他们愧疚的事儿,让他们于心不忍。但如果是自己国家的工人,这种感受可能会轻一点。我想,这也是日本的文化特质。

  日本这种养老模式,也为整个社会带来很大的经济压力。在日本,老年人很受尊重。但另一方面,这个国家的年轻人会觉得,老人占据了大部分资源,为他们带来了很多阻碍。

  第一财经:你在书里写到日本有一种叫“漫咖”的地方,在那里,老人和孩子同时看漫画。这是很奇妙的图景。在美国,“朋克”老人则醉心于哈雷。你觉得,未来老人和年轻人的代沟会越来越小吗?

  菲什曼:我觉得可能是这样的。如果一个人真的希望加入这个世界,抱着开放心态,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,那么他们是能够很顺畅地和年轻人交流的。不过,如果一个人只是羡慕年轻,要让自己显得很年轻,那是很痛苦的。这样的人我也碰到过。

  第一财经:你书里写了很多有真情实感的故事,你自己有没有理想的老年生活方式?

  菲什曼:我并没有做出判断。我觉得,很重要的一点,是老龄化社会同时也是多元化的社会,不管你是20岁、30岁还是40岁,很多东西都是一样的。但你一旦超过60岁,体力、智力都会发生很大变化。并没有一个唯一的解决办法。作为一个观察者,我只是希望呈现我看到的东西,让读者思考自己的老年生活规划。

  第一财经:等你老了,你想到书中哪个地方去养老?

  菲什曼:如果要我选,我不会选择那种风光很好的地方,但必须是一个有很好社交环境的地方。友谊对老年生活是非常重要的。我现在最担忧的是,我的朋友都比我有钱,他们总是要到好山好水中去,把我一个人撇下。在我的书里,佛罗里达州就是这样一个地方,老人可以在那里自由选择朋友。

  在中国,其实也有一个地方与此接近,那就是成都。那里有很多茶馆,外来的老人到了那里,很快就可以融入当地,找到朋友的。所以,成都也是一个非常有特质的地方。但我很怕住在中国的社区公园附近。不过我的妻子很喜欢,她也许会加入广场舞大妈的行列,那样的话,我就要一个人照看孙子了。

  我现在在做的一个项目,就是调查人一生的友谊。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深刻的话题。我的思考都来源于中国。在中国,家庭一直都很重要,但150年来,家庭又遭到非常大的冲击。几十个人的家庭现在被缩小成小小的核心家庭,那么空出来的那部分社交空间,肯定要转化到友情上去了。

  第一财经:所以,你给我们的老年生活指南,是多花时间培育友情?

  菲什曼:还有交朋友的能力。每个人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,拥有与人亲近的能力很重要。当然经济条件也重要。

责任编辑:魏雨

【责任编辑:成都新闻网】
热图 更多>>
热门文章 更多>>